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公告 >

The Paper

发布日期:2022-01-13 16:17   来源:未知   阅读:

  原话题:我是同济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崔铭,关于千古名相王安石身上的谜团,问我吧!

  我认为,王安石不应该为北宋亡国背锅。首先,最先将王安石定性为北宋亡国祸首的是宋高宗,而宋高宗的目的是为了开脱父兄(宋徽宗、钦宗)的罪责;其次,王安石变法,是当时社会危机之下的必然选择。变法引发了巨大的争议,但争议的并不是要不要改革,而是如何改。第三,变法派与反变法派都没能理性地处理政见的分歧,最后导致党派的意气之争,从而被蔡京这个投机分子所利用。如果说王安石有责任,司马光也一样有责任。

  王安石和商鞅,张居正这些强势改革者是不是很相似,在位时让国家有过短暂强盛,但殁后形势都急转直下,不能长久。这是偶然还是有内在原因?

  您的这个问题超出了我的知识范围,对于商鞅和张居正,我的了解也极为有限,没有做过深入研究,只能谈一点粗浅的想法。我想,三位改革者,所处时代不同,各自思想的根基不同,面临的问题也千差万别,因此,导致其改革不能持续的原因应该也会各不相同,这或许可以说是所谓的“偶然性”。而另一方面,三位改革者虽时代有先后,但都处于同一社会文化传统之中,因此,某种难以克服的“必然性”应该也是存在的。

  2002年,中国法院将法槌确定为法官用具时,很多中国人都认为这是中国法律“西化”的体现。然而,法槌事实上并没有那么“西方”,因为它从来都不是非欧洲传统的法律器物,而是美国人在18至19世纪才发明的新鲜事物——而且,除了美国之外,几乎所有西方国家的法官都不用法槌,法官敲击法槌的经典形象事实上多半源于美国影视剧的塑造,而美国的法槌,其实源于拍卖槌。

  《罗伯特议事规则》中规定:“主持人有权在发言出现混乱的时候要求会议恢复秩序,可以喊‘注意秩序!’,如有木槌可以适当击打。”在美国,罗伯特议事规则自确定后随着时代发展愈加普及,敲槌这一行为也越来越被公认为维护秩序标准手段——而当议事槌被摆到法庭时,法槌也便诞生了。

  美国法主要源于英国法,但在英国法官却普遍不使用法槌——法槌完全是美国独立后自发形成的法律器物。因此,对于传统引以为傲的英国人来说,带有浓厚美国色彩的法槌与好莱坞、迪士尼、Windows系统和苹果手机一样属于美国“文化帝国主义”的组成部分,直到很往后才渐渐局部地批准了通过法槌来“提醒法庭上的当事方法官进入法庭”——直到今天,还有不少英国法官呼吁“不要法槌,这里是英国(Nogavelsplease,wereBritish)”。

  至于中国古代的惊堂木,是古代官员在断案过程中震慑犯人,维持秩序的器物,虽然从功能上与法槌有相似之处,但并非当代法槌的渊源。关于惊堂木,拙作《法律博物馆(中华馆)》中有一篇《衙门器物考:庙堂与江湖的两张面孔》,其中对古代官衙里的器物有详细简介。而关于法槌,明年《法律博物馆》的姊妹篇(海外馆)应该就能上市了,在这也做个小小的广告:里面有一篇《高举的法槌:一柄木槌的文化误会》就是写这个问题的。如果这位湃友感兴趣,欢迎保持关注呀:)

  原话题:我是拜罗伊特大学非洲研究生院博士生袁明清,如何读懂非洲文学,问我吧!

  袁老师您好,请问怎么界定“全球文学”?非洲文学是否属于全球文学的一部分,亦或者全球文学更多是指代欧美文学呢?

  据我所知,全球文学现在被作为一个替代主要关注流通但忽视权力关系的世界文学的概念,同时强调人类所面临的全球性问题和文学本身所带有的描述世界、生产有关世界认识和想象的功能。在这个定义下,非洲文学讨论全球性的问题,反思具有普遍性的人文议题,自然也属于全球文学,但是需要反思和注意的就是,全球文学概念本身是不是对于英语文学,或者被欧美承认的文学(包括翻译到英语的文学)更为关注,非洲文学在这个概念下是不是又像在世界文学这个概念下一样被忽略。香港最快最新开奖结果